2011年7月19日

1945年3月12日之台南

1945年三月故事(4)

看到凱劭兄介紹的這張美軍空照圖,我和許多朋友一樣,內心五味雜陳,第一次透過空照鳥瞰日本時代的台南市,竟是在它遭受空襲之恐怖時刻。


出處:中央研究院搜集自美國空軍歷史研究部

照片拍攝於1945年3月12日空襲之日,受到重創的末廣公學校就在那朵最大的爆炸煙塵下方,而台南病院、台南師範學校則在八天後同一日受到攻擊。

住在台南,或者熟悉台南市街道的朋友們,可藉由照片上一些明顯的地標,例如台南火車站、台南公園、台南一中操場、中正路尾的運河船溜…等自行標出路名,了解受災地,也透過街道辨認過程了解城市演變的軌跡。

這張照片意外的,在戰火之下顯現了昔日台南水文景觀,我父親常說以前金華路以西是魚塭,這是我第一次透過實景照片目睹他的描述。各位還可從照片發現西門路北段以西(鄭仔寮)都是魚塭或農田。魚塭地是台江內海完全陸化前的常見過渡景觀,也就是說1945年時台南西部依稀猶可嗅出台江內海和舊海岸線的殘存氣息。

光復後從地表消失而常讓我為之嘆息的德慶溪就出現在這張照片中,請諸位從照片中右方找到台南一中操場,您可在操場北側清晰地發現德慶溪蜿蜒芳蹤,看到它沿著民族路北側西流,過公園路後朝北轉彎流向鴨母寮,經過寶公學校南側…

寶公學校即立人國小,照片裡可看到1945年時學校後面都還是魚塭,這是否更能說服您相信我之前所說,它是前清時期的修造船廠北廠遺地 ?

照片裡也可看到府城另一條古溪福安坑溪蹤影,各位可沿著府前路南側找找,可看到它流過小西門後彎進保安街注入運河南段。這兩條古溪,一南一北,在府城歷史是重要角色,光復後反而忽略其人文意義,把它們當做大排水溝加蓋封入地下。

還有,試著在運河北畔找出港公學校(協進國小),您會驚奇的發現它像水面上的魚頭,體會出為何這裡是五條港時期咱祖先所開鑿的古運河出海前的匯集之地。想不到日治末期台南地表仍可看見五條港時期殘留河道,第一次在視覺上和五條港如此貼近。而港公學校更名為和地理位置無關的協進國小,也透露了光復後對台南水文歷史的漠視。

雖然學生時期我們都一再地被告知光復後的台灣百廢待舉,日本人畢竟曾經留下美麗的台南倩影。當看到戰火如此蹂躙我們的家園時,縱然六十年己過,是否依然讓你刺痛,心情沈重如我?



五條港位置古今對照,咱祖先就靠著這些運河水道使舊海岸線能夠穿越淤積的台江內海和大海再度連結。(原圖出處:台南市政府)


站在新港墘港匯流點朝西往安平方向看,左邊是港公學校,河道遺址已變成旱路。若非台南運河還在,我們幾乎已將咱祖先留下的水文記憶全都忘光光,是不是?




Enemy at the Gates ♫

69 則留言:

  1. 之前做了這一張美軍空照圖的今昔對照,提供參考。
    http://linchunsheng.blogspot.com/2010/05/blog-post_08.html

    回覆刪除
  2. 不過好奇的是,照片中的運河盲段左上方那一大片池塘是什麼?完全沒印象。

    我的小學那個年代還沒蓋起來,旁邊聽說好像也是造船廠,但小時候一直怕裡面有鬼怪不敢去。~.~ 小時候走路去上學 (現在是不是很少有小學生走路去上學了?) 最痛苦的是每天上學放學都要繞運河一圈才能回家。

    回覆刪除
  3. > lincs 提到...
    > 之前做了這一張美軍空照圖的今昔對照,提供參考。
    > http://linchunsheng.blogspot.com/2010/05/blog-post_08.html
    謝謝,果然是很精細的對照圖
    可看到六十年來魚塭地帶的明顯變化

    > Calvin 提到...
    > 不過好奇的是,照片中的運河盲段左上方那一大片池塘是什麼?完全沒印象。

    我不知道,也很好奇,如果您是附近人,
    有機會請問長輩看看

    "盲段"是光復後變髒變臭嫌它無用的一種稱法
    大家記得它原來的名字是船溜(船塢的意思)

    回覆刪除
  4. 台南是我家族的老家,不過我阿公已去世,阿嬤記憶力大不如前,手中唯一的線索只有日治時代的住址~~入船町二丁目(終戰後我阿公搬到台中,連祖墳都一起遷來,所以我是偽台南人啦)真的很可惜耶!!

    回覆刪除
  5. 我呼吸我感覺我存在2011年7月21日 下午6:29

    請問狐狸兄您有下載用過Google地球嗎?

    沒用過的話可以下載來用用看喔!

    很好玩!

    http://www.google.com/intl/zh-TW/earth/index.html

    回覆刪除
  6. > 手中唯一的線索只有日治時代的住址~~入船町二丁目
    空照圖裡,位在港公學校東北方,
    隔著一大片魚塭就是入船町二丁目

    > 請問狐狸兄您有下載用過Google地球嗎?
    > 沒用過的話可以下載來用用看喔!很好玩!
    新聞說有時會不小心看到窗邊裸女就是這玩意嗎
    真是太可怕了,我一定會下載來看看

    回覆刪除
  7. 港公學校(協進國小)東邊的那條白線應該就是現今的金華路(那時還沒拓寬),沿著操場北邊那條由西南往上游東北然後轉橫變東西向的小溪盡頭就是現今的神農(北勢)街,神農街也就是當初所說的五條港的其中之一頭了。這是我又仔細看了照片的推論,不知道對不對。

    先前說的那個神秘的大池塘,照這樣看應該就是在金華路往南過民生路的東側,這樣算起來在日治時期那地方應該就是當時的沙卡里巴才對?

    回覆刪除
  8. Calvin,
    港公學校(協進國小)北側是新港墘港
    南邊是安海港,兩者匯流後是古運河,
    流往安平, 和日本時代的新運河平行

    新港墘港和安海港中間有佛頭港 南勢港 南河港
    可能當時已消失或照片模糊,照片上看不出來,

    包圍大池塘的街道是海安路 民生路 中正路(金華路)
    有機會到附近時我再問問看

    回覆刪除
  9. 雖然消失於地表上,但還在地表下,德慶溪還在真是萬幸.....
    記得小時候還常走巷子內的小橋說
    民德國中那後面以前也都是魚塭,現在都成高樓了

    回覆刪除
  10. > 記得小時候還常走巷子內的小橋說
    > 民德國中那後面以前也都是魚塭,現在都成高樓了
    請問是那條巷子裡的小橋
    太羨慕了,竟然還保有魚塭記憶

    回覆刪除
  11. 恕我插個嘴 中成路未加蓋前就有(巷子裡的小橋)

    回覆刪除
  12. 最近剛看完仁醫二,還真想有機會像南方大夫一樣能穿越時空回到這些照片時候的過去,去感受那個時代的人物風情,然後一一寫下來。年紀越大那時候的回憶越來越模糊了。

    回覆刪除
  13. 我常惋惜未能把握住台南的舊風貌
    例如少年時期很少往鴨母寮或水仔尾方向去
    腦裡因而沒有德慶溪未加蓋的模樣
    (民族路的部份倒有模糊印象)

    補上五條港位置示意圖,有興趣對照的朋友們請參考

    回覆刪除
  14. me 2.

    我唸建興時(1980-1983), 夏林路那附近一大片魚塭...

    但是那時正是忙於黨化教育/升學荼毒的年代, 沒有心力
    多去瞭解腳下的那片土地歷史....

    直到20年後的今天, 有錢有閒去探討未曾深入瞭解的歷史,
    但是有些歷史風貌可能也失去了也說不定....

    回覆刪除
  15. > 夏林路那附近一大片魚塭...
    空照圖裡從夏林路到運河南段之間都是魚塭
    不過我對那一帶魚塭的最後印象只剩水萍塭仔
    我一直覺得水萍塭應規劃為濕地,作為城市裡的野鳥棲息地
    比較能保留地域特色

    回覆刪除
  16. 水萍塭仔~~
    就我所知,那地方好像是養浮萍給鴨子吃,
    我還看過照片哦~~

    回覆刪除
  17. > 那地方好像是養浮萍給鴨子吃,
    好久沒看到這景像了
    我記得以前即使在城市裡也多少可看到池子養浮萍
    倒是現在喜宴常有道料理,湯的上面鋪了些綠綠碎碎
    很像舊時給鴨子吃的這玩意

    回覆刪除
  18. 我是協進國小畢業的,學校北側的殘留河道,我們稱為大溝,再過去都是魚塭,不過那個時期已開始蓋房子了。夏天的大雨後,魚塭的魚苗會溢出到大溝,水退後是我們最快樂的時候,通通抓魚去。60年學校開了西北側門,建了一條橋方便學生上下課,畢業後沒幾年,大溝加蓋不見了,好懷念。
    大溝邊有一條小堤防,在協進國小這一側約一尺高,大溝那邊的緩衝地帶則有50公分深,午餐時很多同學會走到東北側的蒸飯室拿便當,這小堤防就成為大家行進路線,堤防寬度只容許一人類似走平衡木的方式行走,遇到會車,猜拳決定,輸的請下去讓路,如果能一路順暢無阻,回到教室一定大肆宣揚,那個時代的小孩很容易滿足。

    回覆刪除
    回覆
    1. 記得以前大溝未加蓋之前,西北側門是我上下學的出入口。放假日學校側門未開,總是跟同學踩跨橋邊丟在溝內的大石頭,跳到對岸翻過矮牆溜進校內玩耍。(註:小時後家就位在新港墘匯入舊運河道處,現在民權路與大新街時字路口,在更早的年代從大新街尾是一座木橋跨過大溝通往濟生街。)

      印象中以前蒸飯室再往東也有個小門,門外有一條彎曲窄巷(兩側好像是高牆),往北走有一座跨水溝的鐵架木板橋(如果我沒記錯的話)通往現在的永樂派出所位置。

      西南側也有一個門(現在也有,去年底剛整修。)重點是當年學校西側也有一條小溝及小巷,只是小溝早已消失多年。我還跟小孩提過,巷口那間平房店鋪當年曾開過文具店,店名叫 "頑皮豹文具店"!

      Stanley的留言勾起我幾乎遺忘的記憶.....!

      刪除
  19. 謝謝Stanley寶貴的一手濱水記憶,
    非常好的見証。

    回覆刪除
  20. 聽小學老師說,考初中年代,六年級生有些會留下補習,下課時間短又集中,男廁不敷使用,很多就在大溝旁就地解決,形式壯觀確不雅觀,後來老師威脅要到對岸照相存證,從此就不敢這麼方便了。

    回覆刪除
  21. 西門路四段是直到民國70年代才開闢的,當年西門路一段叫逢甲路,西門路二段才是西門路,西門路三段叫立人路,而過民德校門北邊沒多遠,大馬路就變成了漁塭小路。直到民國70年代初,小北都還是一片漁塭。

    回覆刪除
  22. > 過民德校門北邊沒多遠,大馬路就變成了漁塭小路。
    民德國中門口就是小北門遺址
    那時候若要教小孩說西門路(立人路)是舊海岸線
    比現在容易多了,可惜那時候不重視本土史地

    回覆刪除
  23. 原來以前各有所「號」

    現在都全改稱「西門路」了

    不過我倒是知道台南車站前「北門路」的南段

    以前名叫「博愛路」

    回覆刪除
  24. 市中心分段的路
    早年每一段都各有不同的路名
    民國70年代初才統一成現在的名字

    回覆刪除
  25. 我認為成功路應稱為「鄭成功路」。成功大學稱「國姓爺大學」Koxinga University,方具國際觀。諸位大大有成大校友嗎?

    回覆刪除
  26. >> 成功大學稱「國姓爺大學」Koxinga University,方具國際觀。

    Sounds good! 這提議很好, 雖然我不是成大校友...

    回覆刪除
  27. 其實有此一說當初最早時的確有意把成大的英譯名決定為 National Koxinga University。不過據聞因當時的時空背景,Koxinga來自台語,並非以「官方國語」發音,沒人敢冒這個大不諱,所以不了了之,最後還是決定為 Cheng Kung。

    回覆刪除
  28. 小時候對逢甲路跟博愛路兩條路很有印象。

    逢甲路是每次要去西門總站搭台南客運時,總覺得從小西腳圓環走到逢甲路底怎麼那麼遠,半路還會經過台南監獄高聳的圍牆。

    博愛路對我的印象就等於南一書局,在那邊不知度過了多少下午的時光。那時可以到南一書局去買書是一件很時興的活動。

    回覆刪除
  29. > 半路還會經過台南監獄高聳的圍牆
    我也看過,可惜印象已很模糊
    當初應該不要拆光光,留一部份建築
    讓以後的市民了解城市發展軌跡
    (現在說是馬後炮了)

    空照圖裡台南監獄很清楚

    回覆刪除
    回覆
    1. 就是那個呈放射形的吧?
      日本的監獄好像都蓋成這樣?

      刪除
    2. 以前採取放射狀配置是為了便於中央監控
      現在影像監視技術發達,或許已不是已經很需要這種配置法

      刪除
  30. > 成功大學稱「國姓爺大學」Koxinga University,方具國際觀。
    西方史學對國姓爺的評價似乎負面多於正面
    不是因為戰爭勝負結果,而是人格特質

    http://i1215.photobucket.com/albums/cc506/foximage/East_District/NCKU/ncku92.jpg
    成大行政大樓主入口的橫批宣示著對所在城市的認同
    我看了很感動,因為我們那年代的"國立大學"絕不會做這種事
    咱這裡都沒有成大的朋友嗎? 真可惜

    回覆刪除
  31. 念國中時我非常不喜歡南一書局.

    ***不過我先聲明,
    ***不是我在南一書局店面吃過虧,
    ***更不是南一書局跟我有什麼糾紛.

    而是它生意做得太大,
    大到老師們都採用它所出版的測驗卷,
    而體罰就從答錯這些測驗卷上的題目而來.
    所以那時候我並不喜歡南一書局.
    呵呵呵.

    回覆刪除
  32. 我記得那年代,中南部幾乎不是南一就是翰林(兩家工廠都在安平)的天下,而北部則是新學友的市場。

    是說2家台南的書商可以掌握台灣過半的參考書市場也是滿神奇的一件事。

    回覆刪除
  33. > 半路還會經過台南監獄高聳的圍牆

    國中時(建興國中, 1980-1983) 常經過...
    那時確實還是高聳著.....

    回覆刪除
  34. >西方史學對國姓爺的評價似乎負面多於正面
    >不是因為戰爭勝負結果,而是人格特質

    狐狸兄之言說到我心坎上了。
    我正好也寫了一篇小文「鄭成功與三太子」
    http://blog.chinatimes.com/ycchenmd/archive/2011/09/09/926596.html
    請狐兄與各位大大指教。

    回覆刪除
  35. YC兄對於「鄭成功與三太子」之探討很具啟發性
    還有,看了官田慈聖宮的部份才了解為何陳永華舊墓在果毅
    是意外收獲

    回覆刪除
  36. 花生醬 & Calvin,
    真想不到北門路參考書街會沒落
    連信用文具店都縮減規模
    (信用文具店是北門路參考書街店舖的最大房東)
    不知現在的學生都到那裡買參考書?

    回覆刪除
  37. 狐狸大
    現在因為少子化和大學增多,購買升學參考書的人也變少了.
    此外,為了因應教科書多版本的現況,
    好像學校自編補充教材的也越來越多,
    這樣一來零售參考書市場自然縮減.

    但是另一方面,
    升碩士班和公職考試參考書市場則是逐漸成長.
    台南車站附近北門路上好像有一間專賣公職考試用書的,
    您去看看就知道了~~~

    回覆刪除
  38. 還有,鄭成功固然沒有漢人說的那麽好,也沒有VOC説得那麼差。要不然揆一的後人也不會來祭拜他了。
    狐狸兄年紀輕輕《相對老夫而言,這裡的大大,好像大都是五年級生。》對府城人文之了解,真令人感佩,能夠收集到這麼多林朝英的扁額及墨寶,真是用心之致。那些落款,有些吊得很高,廟又陰暗,看起來很是出力。

    回覆刪除
  39. YC兄的"老夫"聽來真親切
    揆一離開台灣後被東印度公司以"失職"判終身流放至某小島
    算很嚴重的判決,後來關了八年才被特赦由家屬贖回
    揆一後人來祭拜應該是"同志比敵人更可怕"心理下的行為
    不能視為荷蘭/西方對國姓爺的一般印象

    我們的歷史教育裡民族英雄的人格特質面是不容質疑的
    但讀荷鄭歷史會感覺有許多蹊蹺

    YC兄另有文章提過荷蘭人這個外來統治者好像也有不錯的地方
    倒是這論點很有趣

    回覆刪除
  40. 我同意狐兄高見,過去提到民族英雄不免為尊者諱。所以狐兄在做還原過去府城人文地理歷史的工作。我也不自量力在做還原台灣早期發展史人物歷史的工作,希望能以公平角度看待原住民、荷、漢三族,VOC對Koxinga的控訴,也非件件是真,日後再請狐兄評斷。又:狐兄的英文很棒呢,簡單又有餘韻。

    回覆刪除
  41. > 狐兄的英文很棒呢,簡單又有餘韻。
    不好意思,不是英文棒而是洋電影看多了,起了仿效之心。

    利用此機會告訴朋友們一件有趣的舊聞
    前荷蘭駐台代表胡浩德退休後,
    選擇定居台南新化(平埔族大目降社)
    研究荷蘭人和原住民的關係

    他到新化是長老教會介紹的
    而長老教會和平埔族一向關係密切
    (馬雅各和甘為霖都曾提過
    他們懷疑平埔族把他們當成傳說中的紅毛仔後代
    比漢人友善許多)

    回覆刪除
  42. Calvin兄提到逢甲路。台南廢了逢甲路及逢甲醫院賣給奇美後,丘逢甲自台南消失,不無遺憾。
    請狐兄以後有機會品評一下丘逢甲吧。還有,也教我們有關他與府城的互動。
    我小時的印象是,小西門這面的西門路是鬧區。過去的逢甲路就不算鬧區啦。監獄區自然不算鬧區啦。小西門移走,把我童年的府城image也移走了。我小時都到小西下吃米糕及魚丸湯的。如今小吃依舊,景像不再矣!

    回覆刪除
  43. YC兄,

    關於丘逢甲,我記得歷史課本還列出他的離台詩,
    說他是抗日愛國志士
    我不太贊成以詩為他除罪
    以丘的文才他要寫出悲憤感人的四句詩根本不須一分鐘
    他內渡後也許做了些好事
    但搞台灣民主國又未戰開溜畢竟是人生大污點
    (連雅堂不是還指稱他逃走時帶走公款?)

    回覆刪除
  44. 我學生時期只知道劉永福和丘逢甲這兩個官方版抗日英雄
    後來才由電影1895知道吳湯興和徐驤這些人物

    尤其是徐驤,讀到這位從未放棄的客家英雄
    從苗栗殺到彰化(吳湯興先陣亡),又退到台南
    最後戰死於曾文溪畔時,真是非常感動

    回覆刪除
    回覆
    1. 這些客家豪傑 也是後來自己找資料纔知道

      以前講的台灣史太簡略了...也是當政者刻意
      這樣做的吧

      刪除
    2. 可能是和這些客家英雄對比之下
      唐景崧那些出一支嘴愛台灣的就顯得很不堪罷

      我覺得台南至少應該為徐驤在曾文溪畔豎立銅像或紀念碑

      刪除
  45. 偶然從FB的連結來到這裡,
    這張空照圖一下子又喚醒我幼年對台南市的記憶,
    也因為這張地圖才發現,
    1980年左右的台南街景就跟這張地圖差不多....
    我家就住在台南運河〝盲段〞附近,
    舊地址是新河街16巷,大概就是現在的尊王路,
    這張空照圖依稀還可以看到已被拆除的老家....

    回覆刪除
    回覆
    1. 歡迎來到狂戀府城
      中正路尾運河頭確是光復後景觀變化最劇之地
      日治時期地圖上稱為船溜(碼頭),是台南勝景
      光復後弄髒難以收拾就改稱「盲段」
      想來實在搖頭

      刪除
    2. 運河盲段當初是'大頭仔市長' 時代由北屋建設公司(後來倒閉了)蓋了中國城,或許當年是著眼於運河的功能已失及水質惡臭,加上經濟開發的計畫所致吧(這點我不確定)!每次行車至此總覺得如果這個運河盲段還在的話,兩旁的漁商店家及倉庫建物,應該足堪比擬日本的小樽運河景觀!只可惜當年的時代政治背景,執政者漠視甚至壓抑台灣歷史文化,感慨現在只能從記憶中去回味當時的景象了。

      刪除
    3. 當年的中正路、合作大樓、跟運河碼頭。 http://bit.ly/11bkgeS

      前陣子回去走了一遭,其實環河街上(即運河邊)過了運河北街的部份還有不少倉庫跟木造房屋尚未被拆除。如果要保留現在就要快行動了。不然如果真的市政府運河星鑽計畫弄起來,那邊地價漲起來之後就一定會被整片拆除了。

      刪除
    4. > 環河街上(即運河邊)過了運河北街的部份還有不少倉庫跟木造房屋
      多謝此訊息 會找時間去看看

      刪除
  46. 很不可思議,
    我從這邊文章照片的原始出處找到美軍當時空拍的另一組照片,
    居然找到了小時後消失好久的記憶:打靶山,
    聽說我小的時候曾經在打靶山上提元宵節燈籠,
    可是長大後卻對這座山一點印象也沒有,
    聽說整座山被挖去蓋高速公路了。

    後來在網路上找了很久始終找不到打靶山的照片,
    大部分的人對這座山知道的並不多,
    現在終於有證據可以證明打靶山真的存在過。

    這得感謝狐狸先生把台南的歷史資料整理的很完整,
    每次來這裡都好像在上台南歷史課一般,
    找起資料也很方便....

    回覆刪除
    回覆
    1. 最近有回重興里看看嗎
      靶場壕溝已開挖出來,現在用圍牆隔著
      不過還是看得到
      靶場到柴頭港之間地勢高低起伏現在猶可感受出

      刪除
  47. 好感動人的舊地圖 喚起我小時候的回憶。許多舊地圖不存在的路段 在我小時後也都還沒開發。林森路 長榮路 府連路...

    回覆刪除
  48. 我看到了下方的竹溪

    回覆刪除
    回覆
    1. 很棒罷,能看到竹溪身影
      如果沒有加蓋多好!

      > 東門路未截彎取直前要經過富德街
      是最靠右邊的部份嗎
      原來如此(會有富德派出所)

      刪除
    2. 竹溪還真是九彎十八拐
      富德街:正是照片最右邊的部分,依循爸爸過去帶我行徑的路線 我現在去仁德時還是習慣走富德街。

      刪除
    3. > 竹溪還真是九彎十八拐
      難得這張照片可窺得竹溪全貌
      也可解釋竹溪流域的地形
      例如和鐵道平行那段的地勢變化就精彩
      以前從大同路經過渾然不知裡頭有"山上"

      刪除
  49. 爸爸說東門路未截彎取直前要經過富德街 地圖也證實了這個說法。

    回覆刪除
  50. 那片煙霧,正好將「中正路」到「健康路」中間一大片都遮起來了,不過就算沒有這片火大概也不太看得出什麼來,另外成大麥當勞一帶原來以前是田地嗎?

    回覆刪除
    回覆
    1. 成大麥當勞一帶原來以前都是田地沒錯
      (清代屬小東門城外)

      刪除
  51. 作家葉石濤以前的宅邸,日治末期被政府徵收夷平為國防空地,這張空照圖可以看到白金町一帶有塊空白,應該就是葉府舊址了

    回覆刪除
  52. 金華路民族路口,堆放大批木材行,當時木造房子,民族路到臨安路,中間有供水的水管,路的南邊到協進國小,是水萍塭,50年開始填土,我家就蓋在協進國小後面,晚上黑漆漆,抽出來的地下水是鹹的,燒水和煮飯是用木材黑碳無煙碳塊,晚上與清晨的牛車聲音,是載糞,載土方,聽說來自關廟的山。

    回覆刪除
    回覆
    1. 那裡大概是永樂町和入船町的交界
      非常感謝您分享珍貴的一手回憶

      刪除

非Google用戶「留言身份」請選擇「名稱/網址」,網址可不填,唯請勿匿名